Post Wed Dec 04, 2013 9:13 pm

阴蒂是一个奇迹

长期以来,女性的性权利和性愉悦一直受到压抑和否定。而阴蒂是人体除了性快感外没有其他功能的器官,是一个奇迹。

在女性享受性快乐的权利方面,男权制的意识形态一直是持否定态度的。法国学者伊丽加莱是女性主义中最早关注性问题的学者之一,她说,女性性欲的特殊性还从未被承认过。两性的性都是从阴茎中心主义的角度被理解的、专横傲慢的、追求快感的。女性的性欲是多重的、非中心的、弥散的。女人有多种性器官,因此有多重性快感,不仅仅是单一的性高潮。

波伏瓦也说过:即使在我们的时代,女人对性快感的要求也仍会让男性感到愤怒。一位男性学者在论述女性性高潮的文章中说:一个正常的、有生育能力的女人没有性高潮。性感带是人为的、非自然的,它们是堕落的标志;它们的产生是无益于健康的、愚蠢的,因为女人因此会变成贪婪的、和以前不一样的怪物,有了犯罪能力等等。

就连女性的性器官都会被认为是讨厌的、肮脏的、可耻的。一位中世纪的法国医生说:“非常有理想和判断力的、我们称之为男人的这种有灵性的动物,怎么会被女人那个让体液玷污的、可耻的、位于躯体最下部的、污秽不堪的阴部所吸引?”我要问一句:在解剖学意义上功能完全相同而只有外形不同的男性生殖器为什么就不是“让体液玷污的、可耻的、位于躯体下部的、污秽不堪的”,而是很值得珍重的、很干净、很高尚甚至是很美的呢?每当遇到这样赤裸裸的不平等、不公正的说法和想法,我就会想起在美国加州伯克利大学图书馆看到的一位女性主义画家的画册,厚厚的一本画册中从头到尾都是形态各异的女阴的描绘,多数有着花朵的形状,色泽艳丽,使人在“文化震撼”之余认识到:人们关于什么是美、什么是丑的观念和感觉其实也是经文化塑造出来的,而且是完全可以改变的。

而事实上,阴蒂是人类唯一对性欲和性快感有特殊意义的器官,而阴茎则具有排泄和生育的其他功能。在人类男女两性身体的全部器官当中,阴蒂是一个奇迹----其他的器官尽管可以有性功能,但是全都还有其他功能,只有阴蒂,除了为人带来快感之外,全无其他功能。这可真是人类身体进化中一个妙不可言的谜语----造物主当初为什么要为女性设置这样一个身体器官?如果你硬要说,它是用来诱惑女性多做此事以便多多受孕从而达到保种的目的也无不可,但是阴蒂除给人带来快感之外全无其他功能却是一个解剖学上的奇特事实。

然而,许多女性对于自身的性欲如果不是过于无知,便是过于窘迫。仅仅谈性便很窘迫,更不要说做了。根据一项近期的调查,中国女性高年龄组女人从未体验过性快感的比例竟然高达28%,近80%的被调查者不能准确指出阴蒂的位置。这真是令人大跌眼镜。与西方女性中只有10%从未经历过性高潮的情形相比,地域与文化的差异竟然能够造成如此巨大的差异,真不可思议。

历经千年的反性禁欲观念和实践,在我们的社会中,在各类性活动的指标上女性总是低于男性,就毫不奇怪了。无论是婚前性行为比例、婚外性行为比例、一夜情比例、商业性活动(买春)比例、淫秽品消费比例,永远是女性低于男性。我们听说过某大学对少女进行婚前守贞教育,但是没听说过对少男进行同样的教育;我们听说过某大学的女生发起过“青春无瑕少女团”,宣誓保持婚前童贞,但是没听说过男生成立“青春无瑕少男团”,做同样的宣誓。在全国妇联几年前所做的一次贞操观念调查中,当被问到“贞操与生命哪个更重要”时,竟然有超过70%的农村妇女选择了“贞操更重要”。而从来没有人问过男人同样的问题。这只能说明,我们社会提倡的贞操是女性片面的贞操,它只是性活动中男女双重标准的一个注脚。

性活动中的男女双重标准是对女人的压迫,它使女性压抑自己的欲望,憎恨自己的身体,最严重的是,它使女人丧失了自己作为一个人的独立和自由的感觉,不敢去追求快乐,只能麻木、压抑地生活。

我有一个信念:一个合理的社会应当是其中每一个成员都受到最小的压抑的社会(完全没有压抑是不可能的),是其中每一个人都最大限度地获得快乐和自我实现的社会。这里所说的每一个人当然包括女人,而且尤其是指女人,因为女人所受的压抑一直比男人深重得多。

[李银河[转]] [同主题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