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Sat Dec 07, 2013 5:52 pm

西施回访人间记

一、归心似箭

自从被越王勾践沉江后,享有中国四大美女之冠、中国卧底特工之鼻祖等美誉的西施已经在另一个世界住了两千多年。 她有点累、也有点烦了。 虽然那边的日子也不赖,地府的领导阎总(阎王爷)逢年过节总会差小鬼给她送点慰问品什么的,阎王府每次举办国宴什么的也都请她光临,但她心里有数,那都是冲着她的钱财去的。 过去这两千多年来,她在上面的香火不绝,这使她财源滚滚。 即便阎王府把上面烧给她的香火钱截留了一半作为财政税收,她仍然十分富有,从来就不缺钱。

近年来改革开放的春风也吹到了阴曹地府,地府当局比照上面,也成立了一个发改委,还增设一个Accounting Division,专事财务审计。那里的小鬼们把过去几千年的烂帐查了一遍,发现西施美女居然名列阴曹地府的十大首富,与关羽、屈原等大英雄齐名,是顶级缴税大户之一。 西施原以为她的惊世美貌,她的卓越才华,还有她千年绝代佳人的美名是她受到各方爱戴的原因。搞了半天,原来他们爱的是她的财。 这阴曹地府原来也和上面一样,到处散发着铜臭,有钱的吃香喝辣,没钱的寸步难行,她有些悲哀,有些失望了。

听上面新来的小鬼们说,如今上面已经建设好了,万民丰衣足食,社稷繁荣昌盛,到处莺歌燕舞,更有馋馋流水,高楼入云端,“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拒欢颜”这个千年美梦早已实现了。听了这些,她不禁有些心动,产生了想回去看看的冲动。 近年来地府也和上面一样,面临越来越严重的population growth压力。 改革开放是唯一的出路。 地府的科技部门雄心勃勃,规划建立一条直通天堂的天梯,以便向天堂移民,以缓解社会和财政上的各种压力。作为一期工程,他们和上面的两院(科学院、工程院)合作,引进国外先进的时空技术,在阴阳两界之间打通了一条隧道,并把一位名叫“马尔泰若曦”的姑娘成功地送回了人间。得知这一巨大喜讯后,西施回访人间的欲念越发强烈了!

这一日,西施叫下人备了一辆韩雪宝马,她梳妆打扮一番,亲自来到了阎王府,要求晋见阎总。阎王府的小鬼们通报上去后,阎总撂下手头一大堆公文,叫下人赶紧请西施入堂。虽然日理万机,但西施的面子他是不能不给的。 过去两千多年来,阎总只见过两次西施,头一次是在“地府各界欢迎西施大会”上和她握手并致贺,第二次是西施生病住院他前去慰问。 这一次西施亲自上门,一定是有要事相求。 想起这些年来西施为地府的财政收入所做的巨大贡献,阎总心存感激。

寒暄客套了几句后,西施单刀直入:“阎大王,小女子想回一趟人间,请大王恩准!”

阎王爷大吃一惊:“什么,你要回去?美女,谁人竟敢欺负你? 跟我道来,这简直无法无天了!”

“大王,没谁欺负我呀,小女子就是想家了,想回去看看。”

“原来是这样。美女, 你来这里的时候他们有没有给你做过一个NRO (New Resident Orientation),告诉你是回不去的?”

“小女当然知道来这里的票都是one way ticket 啦。 可若曦姑娘不是回去了吗,还有那个花木兰姐姐,她去阿美利加洲参加那边的寻找Henry的行动,从那边绕道回了一次人间,这事早都传开了。 小女我为何就不能回去走一趟呢? 一年后我还回来,大王您就批了吧。”

“美女,话说到这份上,我就不瞒你了,科技部长昨天跟本王透底了,他说咱们那个穿越技术是山寨货,纸糊的,根本不可靠,一不小心还会把人给穿越到第六维空间,那可惨了。本王怎么能忍心让你去冒这个险呢? 再说了,你是咱们这里每年春晚的台柱子,那上面的谁谁谁根本没法和你比。你这一走,咱马年春晚可怎么办呢?”

“大王,您不就是怕我去了不回来吗? 要是真的一下子回不来了,我就索性在人间再轰轰烈烈活它个100年,最后不还是要回到你这里? 至于春晚,你找那些新来的MM们不就成了,她们个个都比我水灵。”

“美女啊,你可不知道,这些年来人世间的变化可大了。你别看那些花狸狐哨的楼堂馆所什么的,其实那都是金玉其外。 现在是人心不古,人心叵测,人人长贼心,人人向钱看啊。 你这么单纯可爱的姑娘,长的又是这么冰清玉洁,要是回到人世间,恐怕不到三天就被人给骗了,做了,卖了,活剥了,吃了。你要不要我带你去地牢里看看那些人渣? 上面每天都送来很多个哦,本王都不敢跟你说那些人渣在上面犯的是什么罪,怕你扛不住。美女,还是我们这里和谐啊。”

“阎总,这您就不用担心了,这年头谁怕谁啊。上次为了越国的江山社稷,我把一切都折进去了,陷进去了,搭进去了,玩残了吴王。可谁知道事成之后勾践那老贼非但不报答我,反而送我去黄泉路,这血的教训我能忘吗? 小女早就悟出了‘红颜命薄’这个普世真理。我也看透了,普天下的男人都TMD不是东西,我谁都不能信! 小女我再也不会犯傻、犯贱了。”

“嗯,看来这两千多年来你终于明白了一些道理。美女,跟你说实话吧,作为对外开放的计划之一,本府原来就打算送你去欧罗巴洲,希望你这东方美人能够和白雪公主那个西方美人缔结姐妹关系。 既然你要回去,那件事就暂时放一放吧。你这件事给我点时间,我去找科技部的领导同志商量一下,适当的时候给你个答复。 ”

西施一听这事有戏,赶紧给阎王爷磕了三个响头,“谢阎总隆恩!”,告辞。

二、如愿以偿

公元2014年1月18日那天,西施在府中读王维的《西施咏》:

艳色天下重,西施宁久微。

朝为越溪女,暮作吴宫妃。

贱日岂殊众,贵来方悟稀。

邀人傅脂粉,不自著罗衣。

君宠益娇态,君怜无是非。

当时浣纱伴,莫得同车归。

持谢邻家女,效颦安可希。

读着读着,她的思绪回到了两千多年前。 古筝悠悠,琵琶声声,山清水秀的小溪边,潺潺流水,美丽的少女在清流边浣纱。 山的清秀,水的空灵,地的丰盈,孕育了她如此倾国倾城的容颜……。 想到后来的结局,她哀叹,为什么自古红颜多薄命,为什么那些大男人总是要让那孱弱的肩膀承载起拯救国家的使命,为什么……。

一声叹息,两行眼泪,西施渐入梦中。

……

一阵喧闹声把她从梦中惊醒,门外来了一队身上写有Police字样的官兵。

“圣旨到,施夷光听旨” 一位干部大声吆喝。(注:施夷光为西施本名)

西施赶紧起身跪下。

“传阎王府2014年一号文件:特许美女施夷光返回人间做短暂逗留,以三天为限,钦此!”

“谢阎王爷隆恩”——西施双手颤抖着接下了圣旨。

西施喜极而泣。终于可以返回人间,重归故里,回到那浣纱江边了。 虽然只有短短的三天时间,她有些失望,但还是满意了。

两天后,西施开始收拾细软,准备上路了。

她早就听说,如今上面虽然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她来到地府银行取钱。 银行一看来了个大人物,一位女副行长亲自出来接待她。

“西施美女,我可以为您做点什么吗?” 副行长笑容可掬。

“我就来取点钱,这个数目。”

“这个数目太大了,我没有这个power,要行长亲自批准才行。 我们可以提供免费的wire transfer呀,既安全又便捷。”

西施把阎王府一号文件拿给副行长看:“您可以直接把我的钱wire transfer到上面去吗?”

副行长一看那文件就惊呆了,说话都不利索了:“这,这,这可不行。您还记得NRO培训里面说的吗,冥通银行只接受上面转下来的钱,但无法向上面转账,这叫做OWT(one way transaction)。 而且我还告诉你,即使你拿这里的钱去上面,那也只有一个用处,这就是烧掉。”

“啊,那可怎么办?” 西施一头雾水。

“这样吧,您拿这笔钱去阎王府试试,看他们能不能给您兑换点硬通货,真金白银最好,铜板也行。如今上面啥都不信,就信这土豪金。”

没费多少周折,有圣旨在手,西施从阎王府换了一兜铜板。

临行那天,玉环、昭君、貂蝉、飞燕这些亲如手足的姐妹们都来到西施府上为她送行。就连黛玉小MM和紫薇格格也高高兴兴地过来凑热闹。 还在阿美丽加洲参与寻找Henry行动的花木兰也发来贺电,祝她一路平安。 正在网吧泡MM的纳兰容若小弟听到这个消息,高兴的跳了起来,当下回到家里,把自己的一张手书差人给他西施姐姐送去。那上面是这样写的:

【长相思】

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关那畔行,夜深千帐灯。

风一更,雪一更,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

临行前,阎王府宣传部也送来四首诗,一看就知道其用意了:

快箭拂下西飞鹏

去日既逢梅蕊绽

快活不知如我者

回首驾骖舞阵速

守宫金翠带愁红

口舌贫穷徒尔为

如何风叶西归路

瓶汲池东古井泉

学得颜回忍饥面

会到摧车折楫时

低红如解替君愁

调和引得薰风生

使我独坐形神驰

用时应不称娲皇

路入仙溪气象清

条枯叶落狂风吹

这组臭诗的最后一首里的“使用路条”,是指阎总亲自签发的一张Superpass,在任何情况下凭这张Superpass都可以免去一切繁文缛节和通关手续,直接回到地府。

西施记牢了这四项基本原则,手持一号文件去科技部隧道工程指挥部报到。一群工程师给她换上特制的一身衣服,往她头上接了一大堆线路,把她往一个时空capsule里一塞,就听见一声巨响,电光石火,天旋地转,黑白相映。 一眨眼的功夫,她穿越回人间了。

三、重回人间

西施醒来时,她发现自己已经身处于一片碧水绿木丛中,曲径回廊,亭榭相间,池水环绕、花木掩映, 不远处小池塘里秀水盈盈,碧波粼粼,浸淫着湿漉漉的水汽。 近处的竹木丛中,一间柴门茅屋。远远望去,一道江河曲曲弯弯,轻舟出没,两岸万家灯火,楼房鳞次栉比。

此刻,地府的时空隧道工程指挥部的Mission Control Center 里面一片欢呼跳跃 —— 根据地面回馈的数据,西施在规定的时间被送到了规定的地点—— 原定着陆点的坐标是 +29°42'0.81", +120°14'11.24",实际着陆点只差了不到200米的距离。双规工作再一次取得了伟大的胜利! 事实证明,地府的穿越技术不是纸糊的! 这下子又有多少个官要高升啦。

那个地方,在地图上的标记是Xishi Former Residence,这就是苎萝山下、浣纱溪畔的西施故里。

回家的感觉,不光是真好,也是真伤心。离开家的时候,她还是个黄毛丫头。 过了两千多年后,重回故土,亲人早已离去,故土还在这里。 望着那柴门茅屋,她感慨,她伤心,她落泪。

有道是:

悠悠故乡水,

切切思乡心。

淡淡忧伤泪,

深深女儿情。

由于阎王爷只给了她三天的时间,她不能再感慨、感怀、感伤下去了,她把原来的计划精简精简再精简,甭说出国旅游,就连上海北京那些地方都肯定是去不成了,甚至就连西子湖畔、姑苏城外能否成行都是问题。 她抹去眼泪,立即开始使用昨天才学到阿凡达定位法给自己定位。 她发现周围一带都是她西施的“故里”,到处都是她的“古迹”和朔像,按理说这都是她的“家”,这也太豪华,太宏大了。说不伤感了,她又伤感了起来。 妈呀,当初自家要是有这么大的庄园,这么多的厅堂院落,这么美如仙境的荷池水塘,她用得着出来给人家当下女吗?

这时天已渐亮,她走到浦阳江边,蹲下去,一捧江水在手,一行泪水落到手心,泪水夹着江水漏下去,汇入滔滔江流,流走,远去……。

望着远去的江水,她回想起还是个小姑娘的一天,也是在这江边浣纱时,清澈的河水映照她俊俏的脸庞和美妙的身影,水中一群鱼儿游来,看见岸边的她,都觉得她太美丽了,自行惭愧地沉到水底不敢出来。故此,西施“沉鱼”之貌被人间称誉万代,这也让她夺得了“四大美女”的桂冠。当初吴王夫差弱水三千只取一瓢,也是看中了她的绝代美貌。

想到这里,她的一个欲望突然强烈起来 —— 她想再看一眼那些沉鱼。 于是她不走了,站在岸边静等着鱼群游过来。等啊,等啊,等了半天还是没有见到一条鱼,连个鱼影儿也没有? 鱼啊,你们都到哪儿去了? 记得以前每次来这里浣纱都有鱼儿相伴,那些鱼儿怎么都不来了? 莫非它们忘了我? 莫非它们的审美观变了? 莫非我老了? 难道我不如从前那样美丽?

西施有点沮丧,有点失望,又是一滴泪。

其实这怪不了西施,更怪不了那些鱼儿。那江里早就没有鱼了,那些鱼早被污染物给毒死了。

可怜的小鱼儿。

天亮了,她走上了大街,到处都是金碧辉煌。一眼望去,满城尽是土豪金。

这人间如今是真的是太富、太繁华了,她这么想。

街边有一家文物小店。她进去,发现那小店里卖的绝大多数东西都和她有关,都打着她的招牌赚钱。 只有几个茶缸十分显眼地摆在柜台后面,跟她无关。 那上面印的字饶有趣味:

“别把村长不当干部。”

“一遍打酱油,一边俯卧撑。”

“钱不是问题,问题是没钱。”

“女人不败家怎能促进爷们赚钱的积极性呢?”

“再富不能富老公,再穷不能穷老婆。”

“劫财没有,劫色配合。”

特别是最后这几个标语让她捧腹大笑。

一开心她就把大事给忘了。 她左思右想还有一件事没有办,想了半天才想起来,刚才在江边光顾着等鱼去了,居然把浣纱这件头等大事给忘了。 于是她掉头向回走,可却鬼使神差地走到了范蠡祠门口。

看见范蠡祠,西施怒火不打一处来。 当年她下了阴曹地府后,不久范蠡也跟着去了。 范蠡一见到西施就嚎啕大哭,诉说对她的爱有多深,还每天作一首诗表达爱意。原来,自打西施走后,范蠡终日郁郁寡欢,不思饮食,夜不能寐,痛苦至极,他发现自己爱的还是西施。 别的美女都不能让他打起精神。 想来想去,最心爱的人已经归西,活下去还有什么意思,不久便抑郁而死。都说他后来发大财了,那其实是他家富二代在打理,顶着老爹的大名而已。 到了阴曹地府后,范蠡越是向西施表达爱意,西施就越是愤怒。

西施最终跟范蠡彻底breakup的那一次,她对范蠡说:“既然你早就那么爱我,那你当初为什么不娶了我? 跟你学艺那三年,你什么都教我,可你却从不曾碰我,为的就是把我这块鲜美嫩肉活生生地送入那虎口? 我本是良家女子,本可嫁夫生子,在山青水秀之地平凡地度过一生。你范蠡的出现让我彻底改变了一切,我一普通浣纱女成了君王之工具。 都说东施效颦如何可笑,可她东施却自由自在地活到老,她随时可以去溪边浣纱,我西施本来也应该这样生活的呀。那十年你跟你主子卧薪尝胆,可是你们知道我在那淫窟里受的什么罪吗? 你要是爱我,为何不曾去搭救我? 你眼看你心爱的女人和你的仇家夜夜笙歌而不心生妒恨? 攻破吴国那天夜里,我苦苦哀求勾践:‘我本一良家女子,为你尽力了,大王你还我的身份,让我回苎萝村,当回一个良家妇女吧。’ 勾践却说,‘你做过卧底,还做的那么好,我怎么敢放你? 我还是送你上黄泉路吧。’ 他说这话时你就在旁边,你为什么不曾替我向勾践求情? 我恨你这虚伪之徒,我讨厌你这无耻小人,我瞧不起你这千古废物!你永远不配说‘爱’这个字,你给我滚!”

打那以后,范蠡再也不敢去找西施了。后来,西施和伍子胥反而成了好友。

四、走漏天机

西施再次回到故里门口时,她进不去了。

一位帅哥挡住她:“这位MM,你门票呢”?

“门票”? 西施有些吃惊。

“对,你没看见门口写着,门票50元吗?”

“我,我,…”西施本想说“我回我自己家难道还要门票”,可是一想起“四项基本原则”中的“守口如瓶”那一条,把话又咽下去了。

西施兜里没人民币,只有一兜的铜钱。“钱不是问题,问题是没钱”,她想起来早上在小店里看到的那句话,暗自发笑。

她摸了一下兜里,拿出来几枚铜板。那里面有圆形的,有的跟把小刀子似的,还有的跟一匹布似的。 这她知道,那小刀以前就叫“刀币”,那布匹以前叫“布钱”。

她拿出一枚刀币,问那帅哥:“这个值不值50元?”

帅哥一看那刀币吓坏了,掏出手机“啪”的一声拍了个照片,然后拨了个号码。听那口气是给他什么老师打电话的,电话另一头的人好像挺懂,是个古币内行。

电话打完了,帅哥把兜里所有的钱都掏出来:“MM,你把那小刀子卖给我吧,这钱都给你”。

西施也大吃一惊,一把小刀换来好几百元人民币。她兜里还有很多把小刀,想到这她开心地笑了。

这一笑不要紧,把那帅哥惊呆了:“哎,MM,我怎么看你长的比门口那西施的大头像还要好看呢,你不是才从韩国整容回来吧?”小伙子开始跟她套近乎。

西施听那小伙子夸她,早上丢掉的信心找回来了:“喂,你说我比那照片上的西施还好看,我觉得那照片上面的西施更好看呀。”

“那都是化妆再加PS出来的,那妞要是素颜还不知道是个什么丑八怪呢”,小伙子胸有成竹地回答。

“PS”? 西施没有搞明白这个词的意思。

西施回到水边,水中散落者数块青石,有铜铸的几个美女,那些美女或持杵浣纱,或挽篮欲行,或凝眸碧水,都是按照她的故事创作的。 她走到水旁蹲下,从怀里掏出来一娟白纱,丢到水里,洗涤了起来。 她要的就是这种回味,这种感觉。

但一个意外的发现让她有些失望。洗了一会儿,她发现这不洗还好,越洗越脏。 本来白净的纱布,洗了一会儿就变的黄不拉机的,以前可不是这样的。记得以前浦阳江的水是清澈见底的, 现在这水怎么这样脏?西施有点愤怒。

身旁来了一个稚童,看她的举止有些奇怪,索性愣愣地盯住她,不一会儿又来了几个。

她问那稚童:“你们看啥呢?”

“我们刚才还以为你在这要投江呀。”

“我投江”?西施一惊,“何以谈起? 既然你们以为我要投江,那为何无人前来搭救?”西施有点诧异。

“别说你不是要投江的,就是你真的投江,也没谁敢救你啊,都怕被讹上了,索赔100万。”

“啊,还有此等怪事?”

“你怎么连这个也不懂?你不会是个外星人吧”。

“外星人?你们看我像吗”,西施有些好笑,一边答话一边回头看了一眼。

这回头一笑,她傻眼了:后边不远处的阶梯上已经黑压压地站满了一堆人,眼光都齐刷刷地看着她,还有很多人手中拿着手机或相机拍照。 她这么回头一笑,那些手机相机纷纷落地,人们突然呆若木鸡,脸上一副惊呆了的表情,大家一时间都不知所措,就跟了一堆傻瓜似的傻呆呆地望着西施。

“遭了,他们认出我来了”,她有点担心。

良久,人群才缓过气来。 大家都很懊恼,谁都没有拍照到西施的回眸一笑。

即便没有拍成照片,但她确实被认出来了。几个小时后这件事就在网上传开了。

那些帖子的标题都很抓眼球:“西施重回人间”,“又见西施”,“这一辈子,活得值了!”,等等等等。

有一篇署名“慕容傻瓜”的网文是这样写的:

“据史书记载,96年前的今天,并非情圣且年逾60的康有为泛舟西子湖,忽见岸边一位妙龄女郎在浣纱,闲静似娇花照水,行动如弱柳扶风。康有为坚信不疑那女子是西施再世。 经打听此女名叫张光,年仅18。 竖年,张光成为康有为的第六房姨太。 张光究竟是不是西施再世,我们已经不需要考证了,她女儿康静谷(1927-2012)一直否认此说法。 但96年后的今天,我们亲眼见证了西施回到人间,回到浣纱江边,回到那浣纱石上。 当她回眸一笑的那一刹那,时间凝固了,人们的心跳骤然停止了,人们的呼吸打住了,人们的思维进入了第六维空间,人们甚至已经没有力气按下快门去捕捉那绝代美人的一瞬间,他们手中的相机和手机纷纷落地,他们呆若木鸡。什么叫倾国倾城? 这就是! 人们有一千个、一万个理由相信,这女子就是西施,她就是西施再世!

当人们缓过气来的时候,西施已仙然离去。 但人们的记忆中留下了那张人类最美丽的脸,还有这人间最美丽的身影。 无论人们如何形容西施的美,说她是脸若银盘,眼似水杏,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肌如白雪,腰如束素,齿如含贝,等等等等,那都无法描绘她的美丽,因为她的美丽是无法用语言描绘的。

我们知道西施没走,她还在这里,还在生她养她的这块宝地。 一生之中,若能再一睹她的芳容,哪怕立即去死,也值了!

西施,你在哪里?”

……

第二天早上,所有关于西施再世的文章都神秘地消失了。 当地政府的宣传部门矢口否认是他们删的贴。 他们说,这样的帖子他们巴不得多来几个,以拉动本市的GDP,怎么会去屏蔽呢? 但后来有关这件事的新帖子也还是继续被屏蔽,鬼晓得是谁删的。

五、步步惊心

西施确实还在人间,还在当地。 她没走,因为她走不掉了。

她被两个人盯上了。 一开始她以为是阎王爷派人追杀过来了,后来看不像。 那两个人不紧不慢地跟着她,嘻嘻哈哈,一副地痞流氓的样子,并不急着找她麻烦。

西施不想让这两个流氓浪费了她的时间。 她去劝他们打消那念头。

“这两位兄弟,辛苦了”,西施主动跟那两流氓打招呼。

“不敢不敢,我们是来保护您的”。

“保护我? 好吧,既然你们不说实话,我也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了:你们要劫财,我可没有。 但你们要劫色,可以配合嘛”,西施把早上在小店里看到的那句话学过来了。 她心里有数,情况一危急,她随时可以拿那张superpass逃离人间,回到地府。

一听西施这样说,那两流氓吓的两腿直哆嗦:“不敢不敢,就是打死我们,我们也不敢劫财劫色。”

“那你们跟着我是为何故?”

“没啥大不了的事情,今晚我们老板有个饭局,想叫你去陪。我们老板很有钱的,诸暨城里的土豪。 他叫我们看好你,一会儿他自己开宝马来接你。”

“你们老板是谁?”

“就是这里的村长呀”。

“搞了半天不过是个村官?哈哈哈哈,我还以为是个县太爷呢。”

“别拿村长不当干部!” 有一个流氓愤怒了,高声吼起来。

西施想起早上在小店里看到的那个茶缸上的标语,看来还真是那么一回事。

但那村长后来还没有那份艳福。

村官的宝马到来的时候,车还没停稳,就前后冲出几辆大奔,把宝马前后截住。大奔上走下几条手持铁锤的汉子,他们把村长拎出来往路边一丢,手中的锤子对准宝马就是一阵猛锤。 那两流氓被他们三拳两脚就给收拾了,塞到后车厢里。不到一袋烟的功夫,宝马成了死马。

西施被眼前的暴力吓呆了。她知道,那几条大汉是奔她来的。 从那几条大汉的凶神恶煞的表情看,他们绝对不是什么好鸟。 要是被他们抓走,一定会更糟糕。

正在她惊恐万状之时,突然传来一声尖利的煞车声,一辆摩托飞奔到她面前停下。

那骑摩托车者打开头盔,一看原来是早上那帅哥。 “姐,快上来”他冲着西施大声喊。

“我为什么跟你走”?

“不跟我走你就没命了。”

西施虽然早已发誓永远不相信天下任何一个男人了,但她的直觉告诉她,眼前的这个男孩可以相信。她一步跨到摩托车后座上,那帅哥用力一蹬油门,轰隆一声开走了。 等那几条大汉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开车疯狂地追上来时,他们早已消失在人海、车海当中。

她的直觉是对的。

摩托车上,西施问那帅哥:

“你要带我去哪?”

“逃离这个不安全的地方。”

“你为什么要帮我?”

“今天早上看见你的笑容,我就注定了要为你做点什么。”

“那些拿锤子的大汉都是些什么人?”

“他们是某个会所的打手。”

“他们抓我有什么用?”

“不知道,可能逼你去那里接客,陪酒陪睡,或者哄你去色诱大官,或者逼你去当某人的小三。你要是不从,就等死吧。”

“官府为何不把这些恶人给抓起来?”

“看来你真是个外星人。”

……

就这么说着话,西施居然在那帅哥背后睡着了。 她的脸靠在那帅哥的背上,做了一个好梦,梦见那些小鱼儿向她游来……

梦醒时分,她还在摩托车上,靠在那帅哥背后。

“下一步我们怎么办?”

“找我朋友们帮忙,他们都特有门路,都比我行。”

“你朋友家在哪?”

“不知道,我还在问他们要地址呢。”

“你不知道你朋友住哪?”

“都是网友,以前没见过面”。

“网友? ”

“对,微信上认识的网友!”

“网上认识的朋友也可以相信?”

“看来你彻底out了。 真实生活中认识的朋友,难道就不坑你?”

“告你个秘密。”

“说”。

“我真是个外星人。”

“本来就是嘛。”

“我只剩下两天多一点的时间了,到时候我必须走,再也不回来了。”

“你别吓唬我。”

“这是真话。”

帅哥把摩托车停在路边,神情严肃地问西施:“我再问一遍:你刚才说的是真的吗?”

“是真的。”

“你家住哪?”

“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什么车都开不到的地方。”

“我明白了。”

帅哥重新回到公路上,但却掉头向相反的方向骑去。

“你为什么要掉头?”西施有点迷惑。

“赶动车去,带你去你最想去的地方。”

“什么地方?”

“苏杭。”

“你怎么知道我想去苏杭?”

“我不知道,但大文豪们都知道。 苏东坡说过‘欲把西湖比西子,浓妆淡抹总相宜’,杜牧说过‘西子下姑苏,一舸逐鸱夷’。而且,苏州是吴国旧都,夫差在那为你砸了那么大的血本,你在那住过十年,你不会不记得那里了吧”。

“你很像个文豪!” 西施对这位帅哥刮目相看了。

“我是考古学系研究生。”

“你朋友们也是吗?”

“不是。”

“都是网上认识的好友吗?”

“都是的。 不过现在要找几个苏杭那边的哥们帮忙。 对了,姐,我的好友们见到你时大家该怎么称呼你?”

“就叫我茜姐好了。”

“茜姐。”

“嗯。对了,我该怎么称呼你呢? 你为我赴汤蹈火,我还没请教你的尊姓大名呢”,西施问那帅哥。

“大家都叫我文昊。”

“文昊小弟。”

“嗯。”

一种无法形容的甜蜜在两人心中泛起。

六、苏州之痛

到达苏州时,文昊的一帮哥们,夏雪、若曼、佳琦、孜玥、志勇还有心远按照文昊的吩咐,把一切都准备好了。

夏雪是一个银行小职员,90后。

若曼是一个舞蹈教练,90后。

佳琦是一个广告设计师,90后。

孜玥是苏州大学的外语老师,教英语,90后。

志勇是一个程序员,90后。

心远是旅游局的一个小科长,80后。

他们给西施准备了宽边墨镜、大衣、大围巾、长裙。西施一戴上穿上这些,谁都认不出来了。文昊没告诉他们他带来的这个MM是谁,只是说她是一个亲戚,叫茜婷,电影演员。

不过他们一开始还是目睹了“茜姐”的真容,为她的美艳惊叹不已。电影演员中,还没有谁能够比眼前这位茜姐更美丽的。

在苏州看到的一切,让西施震撼。 不过她还是放下许多著名的风景点不看,径直去了灵岩山。看到那里的一切,往事历历在目,她不住地抽泣。

她记得,由于她是在地处南面的鱼米之乡越国长大,最喜爱吃鱼,尤其爱吃鲜鱼。但那时吴国的首都苏州不挨着海和湖,她总是为吃不到鲜鱼而不高兴,夫差一看她不高兴就犯愁,于是动用数万劳力修了一座规模巨大的养鱼城,直通盛产鱼的太湖,让水时来时去,不仅得到了太湖的鱼,还保持了鱼的新鲜。

登上灵岩山,她熟悉那里的每一块石头和每一个古迹。她还记得,吴王一开始就为她建造了豪华的别墅姑苏台,可还是嫌那不够豪华,于是再砸出巨资扩建成馆娃宫。馆娃宫建成了,但周围没有像样的水木花草,于是夫差紧接着又调遣大批民工挖出来一个人工湖,这就是玩花池,湖边种着各种各样的名贵花草。每到夏天,夫差就划着小船,载着西施到湖中,享受这种花团锦簇的生活。 后来又陆续建造了玩月池,吴王井、琴台、采香径、锦帆径、长洲苑、响屐廊等等专门为他和西施享用的景点。这每个景点又都有一个故事。 例如,她初到吴国时经常想家,一想家就掉泪,一掉泪夫差就不知所措。夫差就选了片安静的地方又挖了一个人工湖。 由于选址的巧妙,每到月圆的时候,月亮就会在湖中现出美丽的倒影。西施看一看,乡愁就会少一些。 这个人工湖就是玩月池。

她没有忘记,吴国的夏天比越国炎热,夫差怕天热会影响她的心情,就在洞庭的南湾开发了一个度假村,专供夫差就和她每年夏天避暑。南湾有十多里长,三面环山,吴王将此处取名消暑湾,然后人工在附近凿一个方圆几丈的白石池子,引来清泉让西施在泉中洗浴,并将之起名为“香水溪”。

那天离开灵岩山时,她俯瞰木渎镇,跪下去,许久不愿起来。

……

那天晚上,西施和她的七个哥们观看了苏州芭蕾舞团表演的大型舞剧《西施》。西施几度失声痛哭。 她回想起当年在夫差为讨好她没完没了地大兴土木的时候,连年大旱的吴国百姓却缺吃少穿,民不聊生,在水深火热中受煎熬,还要应付国家连年的对外战争负担,以至于国力日衰,后来吴国被越国轻而易举地打败了。她虽然为越国尽了忠心,可却祸害了吴国的百姓,她这两千多年来一直问心有愧。

每当想到这些时,她就痛恨范蠡。 这都是他出的馊主意。吴国的江山,越国的江山,哪里才是老百姓的江山?

由于在苏州的一天让她心情十分痛苦,第二天游杭州她都无精打采。不过她还是拿出几块铜板,请心远给换了些钱,买了个iPhone,一路拍照、摄影。

为了逗她开心,也确实为了解决一些历史疑案,文昊跟西施请教了好些个问题。 例如,他问西施:“野史上一直有传说,吴越春秋一宴上,吃腻了山珍海味的吴王对什么都没有胃口了,这时你走进御善房,包出一种畚箕式的点心,煮熟后放上葱、蒜,浇点麻油,献给吴王。吴王一口气吃了一大碗,连声问道:‘此为何种点心,如此鲜美?’当时你想:这昏君浑浑噩噩混沌不开,便随口应道:此为‘混沌。’ 从此‘混沌’的美名传天下,混沌也成为两千多年来大众喜爱的一种小吃。而且为了纪念你的智慧和创造,苏州人便把它定为冬至节的应景美食。 请问这个传说是否准确?”、

西施想了一下,“哪里是这么一回事哦。那混沌是那些厨娘们用每餐剩下的肉馅包给她们自己吃的,那天我随手端了一碗给夫差送去,就是这样,哪里是我发明的,我只是给它起了个名字而已。 还有你说的麻油,那时哪里有麻油嘛,我都没听说过呢。”

……

七、仙兮仙去

三天的时间很快就要到了。 西施不是依依不舍,而是强烈地想留下来,重新开始生活,开始一切。人间虽然还是有很多的罪恶,但人间却有更多美好的东西。 以前她要么做人下人,要么做人上人,都不是好日子,都活得不痛快。 这一次她做了一个普通人。 这么普普通通地活在世上,是多么快活的一件事。看看文昊和他的哥们那么快快活活地过日子,那么自由自在地做他们想做的事情,自由自在地爱,自由自在地玩,她羡慕他们。她多么想留下来再痛痛快快地活它个一百年啊,可是她不能。人只能活一辈子,无论这一辈子有多长还是多短,多幸福还是多悲惨,就只有这么一次,没有第二次。 这是宇宙规律,她没有力量打破这个规律。

西施的最后一站是绍兴,当年的越王府所在地。她要在这里告别人世,回到地府。

西施的这七位新结交的哥们这两天和她在一起,也大致猜出来了她是谁。

下车后,她扯掉宽边墨镜、大围巾、大衣,露出她的真容。 七个哥们大吃一惊:“茜姐,绍兴离诸暨这么近,你不怕他们追杀过来?”

“他们追杀也好,不追杀也好,我是这样来的,就这样回去”,西施用坚决的口吻说。

“茜姐,你能不能不走啊”,四个MM呜咽着请求西施留下来。

“不能。 人世间再好,再美,对于我来说都是一场梦。 我的梦早就做完了。能够来此一游,已经是我的万幸。”

“茜姐,求求你了,我们每天和你做伴,你要什么东西我们都有门路可以给你搞到,你不走了,好吗?”

西施把兜里的铜板全都掏出来,分给七个哥们做纪念,然后给每一个人一个大大的hug,握手。

四个MM哭成了泪人。

这时候围观的人已经是里三层外三层,有人惊呼:“她就是两天前在诸暨的西施!”

不知什么时候,四辆大奔也停在了人群外,等待着西施走出人群。

四条大汉拨开人群,朝西施走来。

三个小伙子试图阻拦那四条大汉,被他们一拳打倒,跟拎小鸡似的塞到后车厢了。

“我跟你们走,放开他们,不然我就撞死在这里!”西施走上前去。

三个小伙子被放了出来。

……

半个小时后,西施已经被绑架到某栋大楼的顶层,那里有花园、藕塘、金鱼池、假山,俨然一个楼顶桃园。

一个戴墨镜的胖子走过来,干笑几声:“不好意思事先没打招呼就请你来这里,自我介绍一下,我姓洪,是这里的经理,你叫我洪经理就可以了。”

“哦,那你又是多大的官呢? 不会又是个村官吧?” 西施调侃地问他。

“不敢当不敢当,我不过是个跑腿的,我们这里的owner才是大官。”

“多大?”

“这个你就不必打听了。 凡是到我们这消费的客人,他们的车牌号码或者是以xx开头的,或者是以xx开头的,不是这个级别的客人,进不来。”

西施并没有明白车牌号码跟官衔大小有什么关系,不过她并不在乎。

“你们为何把我绑架到这里”西施问道。

“这个问题太好了! 我们请你来这里,只是给你提供一个发财的机会。 但是要不要发财,那就看你自己了。”

“你们怎么就知道我想发财呢?”

“这年头没听说谁跟发财有仇的。”

“那我要怎么做才能发财呢?”

“女人应该都知道该怎么做。”

“如果我不想去做呢?”

“不会的。这年头女人不管是什么等级的,最后的命运反正都是被卖掉。 你看那些站街女,发廊洗头女,按摩女,那叫零售。 好一点档次的,当小三,傍大款,傍高官的,那叫竞价出售。再好一点的,嫁给土豪,嫁给大官的,那叫一次性批发。 嫁给没房没车的,那叫次品打折处理,反正都是卖。”

“那最好的呢?”

“最好的,就跟你这样,既有一副天仙般的脸蛋子,又有自由之身,无拘无束,想跟哪个高官有一腿子,就睡他一腿子,想跟那个土豪来个ONS,随时可以作战,他们都是你的奴隶。 谁出价最高,你就跟谁,就这么简单。 我们会所只抽个零头,服务费,公平合理。 发财都是你的。”

“哦,那么你们客人中最高档的又是些什么人呢?有皇帝那样荣华富贵的吗?”

“哎呀你这个问题太妙啦! 你还没看出来吗,以前全国只有一个皇帝,那什么高级享受只有他一个帝王可以拥有。如今到处都是皇帝,你只要是个官,是个土豪,就可以和皇帝那样享受。 皇帝有的,你都可以有。看看那些豪宅吧,哪一个豪宅的owner不是妻妾成群。 他们再富、再有钱,最后还不是把钱都花在你们这些女人身上? 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还真不明白你的意思。 对不起,我很恶心,想吐,恕不奉陪,告辞了!” 西施说完大踏步向电梯走去。

“慢走,那电梯的密码只有我知道。”

“我要是就是不从,你又能如何?”

“你要是不从,那几条汉子可是蛮不讲理的,很粗暴的,我们楼下养了几十条那样的汉子。其实犯不着他们动粗,我就可以小试牛刀,现在就可以,反正我早就等不及了。 你可以呼救,也可以打110或120,还可以从这楼顶跳下去。 不过我可要提醒你,楼旁可有防护网的,从这里跳下去几百个美女了,不到五分钟她们还不是又回到了我的怀抱里。” 洪经理很得意。

“以前只听说这里的人渣多坏多坏,今天总算亲眼见识到了一个人渣,你这畜生!”

“欢迎来到人渣世界!” 洪经理得意洋洋,开始脱衣服,向西施逼近。

“希望很快在那地牢里见到你,洪经理!”

西施说完,把superpass拿出来,那上面有个按钮。 她爬到楼顶围墙上,一按电钮,纵身一跃,跳下去。洪经理在背后哈哈大笑。 但他这淫笑只持续了两秒钟。

一道电闪划破夜空,诸暨城的百姓听到一声雷响,西施在电光石火中化作一丝青烟仙去……。

半个小时后,洪经理的尸体被发现横躺在大街上,七窍冒血。

后记

西施成功回访人间的事情在地府成了爆炸性的新闻。特别是她把那个iPhone 上的照片和视频拿给姐妹们看后,玉环、昭君、貂蝉、飞燕,甚至紫薇,个个都坐不住了,都要求回访人间。 阎王府招架不住这么多的请求,成立了一个来访接待室。地府当局迫于群众的巨大压力,最后决定加速改革开放的步伐,尽快开启体制改革。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解.滨] [同主题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