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Sun Dec 14, 2014 10:48 pm

思乡曲:《见了你们格外亲》

思乡曲:《见了你们格外亲》

怀念故国、献给来自祖国各地的华人朋友

(448行)

海上升明月,

天涯共此时,

月是故乡明,

人是华人亲。

九百六十万里山河在我们胸中激荡,

五千年中华文化血脉相连,

相聚海外度日月,

最美的歌声是乡音。



我们来自五湖四海,

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

守望亲情、共享天伦
不远万里来到这里:



你,来自白山、黑水之间,

青春岁月挥洒在北大荒、松辽平原,

北国边陲留下你坚实的脚印,

黑土地染红了你不老的容颜。

长白山的雪景,

松花江岸边的雾鬆,

《在太阳岛上》歌声嘹亮,
延边儿女歌舞昇平;

珍宝岛硝烟早已散去,

鸭绿江对岸南北对峙 仍不安宁;

汽车城开出“解放”、“红旗”,

通化的葡萄酒醉倒国人,

大庆地下的乌金是共和国的血液,

“铁人”精神仍激励着后辈儿孙;

鞍钢的炉火 眏红祖国的兰天,

你们打造了共和国的钢骨铁筋,

今天有人想扳倒你,

毁坏你的声誉,那是妄想痴心!


你来自北京、天津、唐山、保定、

石家庄、张家口、华北平原,

长城内外有你不屈的祖先,

山海关、秦皇岛扼守海陆险关,

万里长城从你这儿发端,

那是祖先不朽的创建;

渤海湾靠岸的队队航船,

是新世纪改革的大潮再掀波澜:

天津新港寄托着几代人的梦想,

海河两岸扬起创新的风帆,

劝业场、水上公园面貌日新,

十八街的大麻花中外驶名;

“南开”曾是近代名人的汇聚地:

两任共和国总理都在这里苦读、修身;

华北大地,千里沃原掀动金色的麦浪,
唐山儿女在废墟上又托起一座新城,
石家庄、保定、邯郸古老而年轻,活力无穷,
张家口是千百年来口内外商贸中心,

承德昔日皇家的避暑山庄,

今日供小康人家游览、休闲;

帝都北京、红色都城,吸引着世界目光,

中南海的灯光,天安门广场的欢呼声,
东西长安街川流不息的人群,

人流、车流汇成历史前进的洪流;

长城脚下,颐和园里、昆明湖边,

拥动着来自全国和世界各地的友人,

这是一幅东方崛起的宏图,

像一轮红日在海内外儿女心中升腾。


你来自黄河流域、腹地中原,

郑州是九省通衢,商代都城,

新乡,许昌,驻马店,商丘,

信阳,南阳,周口、三门峡:

中华文明在这里生根、壮大,

母亲河流淌着民族的乳液。

黄小米、红薯干、山药蛋曾是我们儿时的美味,分外香甜,

九曲黄河孕育了一代又一代英雄儿男,

气壮山河的《满江红》、《游击队员之歌》、

《大刀进行曲》响彻耳边;

壮美的山川、千姿百态的牡丹,

“欲问古今兴废事,请君只看洛阳城。”

“生在苏杭,葬在北邙”:

“头枕邙山,脚蹬黄河”

那是历代帝王的风水宝地,

这里有世界唯一的古墓博物馆;

“河图 洛书”是中华哲学典籍之源,

1500岁的龙门石窟,是世界历史文化遗产,

关林埋葬着武圣人关公的首级和青龙偃月刀,

白马寺放着唐僧、悟空、八戒取回的真经

被尊为中国佛教的“释源”;

这里是当年西去丝绸之路的起点,

也是李渊父子开辟京杭大运河的中点;

在隋炀帝“西苑”的废墟上,

五十年代,掌舵人布阵:

十大厂排列涧河两岸:

数百万台“东方红”、数千万套轴承、

数不清的矿山设备从我们手中推出;

林县儿女在太行峡谷用双手开出人工天河—“红旗渠”,

被誉为第八大“世界奇蹟”,

焦裕禄仍然活在亿万人民的心里,

焦桐绿化黄河两岸、千里沙滩,

小浪底耸立着治黄工作者的丰碑,

荒山野岭变成山清水秀的花园。



你来自齐鲁大地,中华民族的长子、孔圣人的同乡:

济南趵突泉的流水哗啦啦响,
泰山的日出,海上的落日,孔庙的辉宏,

英雄辈出的沂蒙父老乡亲,
前辈们不畏艰难闖关东,
现代人扬帆出海辟新途;

彭丽媛的歌声响彻中华大地,

倪萍的播音传遍五洲同春,

那是齐鲁儿女的肺腑之情;

寿张的蔬菜、莱阳的梨,

摆放在海内外中国人的菜篮子里,

威海卫的大炮、烟台山上的炮台,

青岛港的巡洋舰、潜艇,

那是守卫国门、抗击海盗的铜墙铁壁。

120年前甲午海战的喊杀声音犹在耳,

历史的硝烟还未消散,

今天面对强敌,依然有顶天立地的山东大汉,

不愧是梁山好汉、瓦岗寨的群雄:
秦叔宝、程咬金的后辈好儿男。


我来自三晋大地、煤铁之乡、黄土高原,

太行山的抗敌枪声,
吕梁山的英雄传奇,

龙城太原、榆次、煤城阳泉历经数千年,

雁门关、平型关、娘子关杀敌的喊声,

杨家将“七郎八虎”血战金沙滩。

“晋祠”的唐槐、汉柏,五台的佛音,

洪同县大槐树,是大多数中国人的祖籍、

“华人老家”;

晋东南长治、运城、侯马、风陵渡,

壶口瀑布似千军万马奔腾在山陕之间,

中条山是抗敌的前沿,

大同的云岗石窟、祁县的乔家大院:

晋商的足迹遍及大江南北,

“走西口”的山歌响彻长城内外,

“老西儿”不乏忠厚、诚实之辈:

永贵大叔从虎头山到北京城,

红透了一个时代,

铁姑娘郭凤莲巧手绣宏图,重新安排大寨河山;

还有交城的山,交城的水,

交城山里出了个华政委,

走南闖北干革命,奋斗一生,

到头来落叶归根,在交城县卦山脚下安息。



你来自内蒙边疆,横跨东北、华北、西北三区,

是中华大地的北部屏障,

满洲里迈步就是俄罗斯,

二连浩特连着蒙古国,

大兴安岭的木材是国人的厨柜,

鄂尔多斯的羊毛衫为我们驱寒、

伊利的牛奶是美味的早餐,

呼伦贝尔草原的毡房连绵不断,

飞驶的马群和牧民的套马杆,

彪悍的身躯,浪漫的情怀:

毡房里传出悠扬的歌声:

“只要哥哥你耐心的等待 喲,

你心上的人儿就会跑过来 哟吭。”
呼和浩特是北疆的心脏,

包头、赤峰的军工、钢铁是祖国的脊梁,

煤海遍地输能源,打造北国江山。

成吉斯汗的后裔和 晋商的后代结缘,

成就了内蒙的建设者、守卫者,

新一代的中华之魂。


你来自祖国的大西北,古都西安威名远扬,

三百里阿房宫、华清池,演义了多少古今传奇:

唐玄宗“三千宠爱在一身”,

杨贵妃红颜薄命,马巍坡前一丈白绫了残生,

杜甫、李白,斗酒诗百篇,

张骞出西域,开拓了盛唐疆界;

少帅张少爷发动西安之变,

开创了近代史新的一页;

乾县的黄土掩埋着中华民族的始祖轩辕黄帝,

还有女皇武则天的无字丰碑;

铜川、咸阳、宝鸡、八百里秦川

是今日的国防工业基地,

延河水、宝塔山、枣园的窑洞、

灯火通明的夜晚;

祁连玉、和田石、哈密瓜、

玉门油田和敦煌飞天,

兰州是西北第一重镇、黄河之城,

瓜果驶名,“兰州拉面” 脍炙人口;

西宁地处青藏高原东部,

十几年前李娜出家前一曲《青藏高原》

扣人心旋,那是对西部大漠的颂扬和礼赞;

银川是塞上明珠,其城市名片是:

“雄浑贺兰,多彩银川,西夏古都,回族之乡”

宁夏河套北国江南,

“三北”林带锁沙原,

西夏王朝的古都,

风沙中屹立千年;

中卫黄沙似黄金,

腾格里沙漠瀚海无边,

“沙坡头”风景世界少见。

“镇北堡” 成了张贤亮赚钱的敲门砖,

在“红高粱”的野地里,

老谋子和巩奶奶谈情说爱。

春风已度玉门关,

西出阳关有故人;

各族儿女齐相望,

九州明月庆团圆,

“青海湖” 水泛波浪,

乌鲁木齐展新颜,

伊犁河谷 花满园,

天山南北棉粮山,

回、汉、维族亲兄弟,

同舟共济守边陲,

再造祖国秀美山川。


你来自天府之国、云贵高原、喜玛拉雅山之巅,

川江号子伴随着你的童年:

李冰父子岷江修筑都江堰,

千年造福成都平原;

青城道教、峨嵋佛,

乐山大佛天下奇观,

山城重庆历经风雨、风采依旧,

红岩事迹彪炳史册,

伟人形象永驻人间,

重庆美女是城市名片,

朝天门码头车船穿梭、大楼齐天;

桂林山水甲天下,

漓江景色赛苏、杭,

刘三姐的歌声传遍华夏,

壮乡儿女 “五朵金花”勇闖天下:

贵州山川如诗如画,

遵义城头红旗飘扬,

黔西山中蛟龙藏,

西昌城外好风光,

那是中华儿女登天览胜的好地方,

有生之年有盼头,

把咱嫦娥接回家;

安顺场边乌江险,

大渡河上铁索寒,

石达开在此损兵折将,

十八勇士齐争先;

金日幸福哪里来?

先辈功勋记心怀;

彩云之南好风光

昆明滇池万民欢;

西藏高原奏凯歌,

布拉达宫展新颜,

各族儿女齐努力,

民族和睦谱新篇。

往日农奴做主人,

天翻地覆换新颜,

水电大坝星罗棋布,

高铁开上世界屋脊。



你来自两湖、四水、江、淮、河、汉,

锦绣江南是中华的明珠,夺目璀璨:

武汉关外,万里长江东逝水,

曹孟德决战赤壁,

诸葛亮火烧连营;

龟山、蛇山守南北,

黄鹤楼雄居大江南;

大冶钢铁支撑半个中国骨架,

庐山风云纵论天下;

宜昌城外,三峡大坝雄姿展,

十堰街头,“东风”吹来花满园,

襄樊古今多俊杰,

卧龙岗上孔明叹:今日群众赛神仙;

长沙、衡阳、怀化、张家界,

黄龙洞、索溪堰、十里画廊,

有三千奇峰、八百秀水,号称中国第一;

湘江北去 橘子洲头,

一代伟人“粪土当年万户侯”,

南昌城打响第一枪,

井岗山头工农红旗漫卷,

周总理出身淮安,

革命一生家未还,

万里海疆铭记他的胸怀,

历史镶刻他的伟业;

两湖儿女多奇志:

敢叫日月换新天。
老一辈砸烂旧世界,

新一代雷锋精神代代传;

连云港直通中亚、欧洲,

安庆、芜湖、合肥、黄山,

淮南、淮北捷报频传,

遥望江山景色秀丽,

喜看今朝人物风流。


你来自黄浦江边、苏州河畔,

上海过去是西方冒险家的乐园,

今天是东方创业者的天堂。

白渡桥、外滩曾遍布外国租界,

他妈的,什么“哈同花园”、“哈德门香烟”、

狗仗人势的印度巡捕,在中国土地上耀武扬威,

“华人与狗不准入内”成了百年奇耻大辱;

今天在人民手中改天换地,繁华似锦,

高楼比肩,处处闪耀着创业者的雄韬大略:,
南京路、淮海路、外滩、浦东新区、人民广场、 静安寺、五角场、崇明岛、十六铺码头,

正续写新世纪的光辉诗篇;

长三角,苏州,昆山,无锡,张家港,镇江,

扬州, 一串串珍珠摆放在长江两岸:

苏州城小桥流水,诗情画意,不愧为人间天堂:

四大名园秀甲天下,

一步一景醉倒游人,

风流才子唐伯虎,

三笑秋香传佳话,

《枫桥夜泊》寒山寺,

夜半钟声到客船;

无锡是太湖明珠,与苏州齐名,

古代美女西施和范蠡的故事古今流传,

是中国近代民族工商业先行者;

它的近邻江阴有中国当代第一华西村;

张家港、南通,是新的海上通道,

镇江在长江南岸,东联上海,西接南京,

是江苏中部重镇;

扬州“八怪”,中华文化的变种,

瘦西湖引来“烟花三月下扬州”;

古往今来,多少闻人雅士驻足江南水乡,

多少奇闻逸事流传至今:

《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回;

歌颂焦仲卿和 刘芝兰千古不朽的爱情悲剧;

爱国诗人陆游的《钗头凤》广为传颂:

控诉封建婚姻制度拆散了一对恩爱夫妻;

古都南京繁华依旧,石头城人杰地灵

虎踞龙磐今胜昔

笙歌漫舞月儿圆

往日秦淮今犹在?

隔船不闻后庭花;

千古不朽中山陵

玄武湖上万人欢

雨花台前默默立,

多少人献身为今日?

一桥飞架南北,天鏨变通途,

遥望下关,面对江水立誓言:

牢记当年三十万同胞的冤魂,

不忘“国耻”立志斗敌顽。


你来自苏南、浙江、杭州湾,

钱塘江潮威力不凡,

人间天堂数杭州,西湖景色美名扬,

龙井名茶驶名中外,

雷峰塔勾起人们对梁、祝的怀想;

杭州、湖州、宁波、温州,

有多少人 在此为财富拼搏;

这片热土不断创造着奇迹:

你们的先辈华罗庚、钱学森、“国魂”鲁迅先生,

喊出“救救孩子”,

为了拯救积弱的旧中国呐喊、献身,

新一代的你们有“东方犹太人”的美称:

温州帮“昨天睡地板,今天作老闆”,

书写着东方创业者的精明和干练,

十万温州人闖荡纽约城,

曼哈顿广场身手不凡,

遍布世界的华人超市大多是“浙商”的产业,

天南海北都有他们忙碌的身影。


你来自侨乡广东、福建,

福清人不畏艰险要出洋

潮州帮浪迹天涯数百年,

福州,厦门,泉州,广州,中山、佛山,深圳,北海、湛江,海口,三亚,

是古代三宝太监开辟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

也是近代改革开放的前沿,

万里海域是祖宗留下的遗产,

不容大大小小的海盗侵占;

广州城林则徐虎门禁烟的烈焰未灭,

黄花岗七十二烈士的英名永传,

他们为中华民国的诞生擂响了战鼓,

为结束三千年的封建王朝洒尽了热血;

今日广州成了改革开放的样板,

见证了中外富豪和资本的狂欢。

福州是中国东南沿海重镇,

厦门、泉州是直通海峡的跳板,

在厦门这边:

竖着“一国两制 统一中国”的宣传牌

在金门、马祖那边:

竖着“三民主义 统一中国”的宣传牌,

看来,不管什么主义,

统一是两岸民众和海内外华人的唯一主意。

中山是中华民国国父的家乡,

佛山、北海、湛江、海口是南中国的重要口岸、

也是通向东南亚的桥头堡;

深圳,往日的小渔村,

今日数百万人口的大都会,

多少英雄豪杰在此创业、致富,

多少打工者在此打拼、起步。

两广和福建儿女足迹走遍天涯海角,

你们的前辈是出使海外的开拓者、

中外交往的先驱,

为近代世界的繁荣、进步写下不朽诗篇:

北美横贯东西的大动脉,

流淌着老一辈华人的汗水、泪水、血水,

在加拿大三百公里的路基下,

有两千华工的遗骨埋存,

在百年后的今天,让我们这些后来者,

怀着虔诚和敬意,

举起一杯故乡的美酒

纪奠和告慰祖先的英灵,

祝他们的灵魂在天堂安息!


来自港、澳、台的同胞们,

一齐融入中华复兴的伟大行列中,

五十六个民族,五十六枝花,

十四亿海内外中华儿女共一家,

海峡浅浅的一泓池水,

隔不断世世代代一家亲

日月潭的浪花、“东方之珠”的灯火,

长江、黄河、黑龙江、珠江的洪流

汇成复兴中华的滔滔巨浪,

合力书写大中华新世纪的锦绣华章:

试看明日之寰球,

竟是谁家之天下?!


回顾往昔,我们和共和国一起成长:

五十年代, 我们在风清气正的共和国初年,

接受先进的启蒙教育,

铸就了我们的人生观、世界观,

六、七十年代我们埋头苦干,

为共和国大厦加瓦、添砖,

八、九十年代,我们继续奋斗,直到老年,

在新世纪,还为培养下一代把余热奉献:

在共和国65年的年轮里,

有我们的智慧和汗水在闪光,

在绘制大中华的蓝图上,

也有我们的一笔一划:

你可能是工人,挥汗如雨地奋战在工地上、机床旁,

你可能是农民,辛勤耕耘、梳妆万里山河,

你可能是知识分子,

默默地奉献在讲台上、图板前、试验台旁,

你可能是干部,心中牢记着“为人民服务”,

你可能是军人,警惕地守护着祖国大门。
昨天,我们告别了故国的热土,

远涉重洋,飞越万里长空,

来到陌生而亲切的枫叶国度,

这里有我们的儿、女和孙儿、孙女,

血浓于水,血脉相连。

今天,在地球的西半边,

我们继续书写人生的续篇。

头上的白髪聚集了太多的艰辛和苦、乐,

脸上的皱纹里隐藏着多少喜、怒、爱、愿,

身在异乡见亲人,

见了你们格外亲:

相同的血脉、

相同的感情、

相同的语言、

相同的乡音,

齐声共诵、高歌一曲:

“华夏情、夕阳红”:

夕阳是晚开的花,

夕阳是陈年的酒,

夕阳是迟到的爱,

夕阳是未了的情,

祝福你、我、他,我的朋友:
度过余生的每一天,

再谱一曲欢乐的《生命之歌》!



中州洛河北岸一老翁 邢恒达,2014.12.10

于加拿大多伦多、列治文山市 时年76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