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Wed Jan 29, 2014 9:51 pm

冰封雪飄賀新春 記上醫加拿大校友會2014年春節團拜

冰封雪飄賀新春 記上醫加拿大校友會2014年春節團拜 2014/1/25

北國風光,千里冰封,萬里雪飄。
欲賞“萬里雪飄”景色,首選地非真正的“北國”加拿大莫屬。盡管,近年來一片驚呼“地球暖化”,可是,北極融化的大片冰川吸收地球熱量以後,卻首先把嚴寒送到了加拿大。
這幾年冬天,加拿大奇冷。
美加邊境的多倫多,從11月底開始,零下十幾、二十度小菜一碟;加上風冷,零下三、四十度也不過小case。
這裏的“千里冰封、萬里雪飄”,真是驚天地、嚇鬼神!中國節氣“懷中抄手”的一九、二九天,這裏的冰雪稀裏嘩啦搞得樹倒、電線斷,幾十萬戶大停電。老天爺就是這麽處理多倫多的。
好在有官方取暖中心供不願凍成雪糕的人們暫住,因冰箱停電,食品壞了還可以領補助。
如今,是中國節氣“凍死豬狗”的三九、四九天。
就在這個天氣裏,上醫加拿大校友會迎來了二十周年春節團拜。

上醫加拿大校友會有5個省分會,成立於1994年,注冊於1995年,是本地第一個大陸校友團體。
人說“老鄉見老鄉,兩眼淚汪汪”。校友相見的感覺,絕對有過之無不及,但偏重“心裏熱乎乎”。
要不,怎麽有那麽多大陸校友會跟著上醫,像雨後春筍似地一個個成立起來?
二十年來,上醫加拿大校友會繼承上醫“爲人群服務”校訓,免費爲校友提供交流平台,帶領大家永遠以“上醫人”自勉、自勵。
我們曾在大雪天免費到機場爲新移民校友接機、安排住宿,爲校友介紹工作,爲來訪校友接風、導遊......
20年來,大陸校友會相繼成立。不斷壯大者有之,相繼夭折者也不乏其數。
上醫校友會屹立不倒,靠的是大家齊心協力。

上醫校友會二十周年春節團拜定於2014年1月25日中午12點。
秘書長翁穎琦在頗豪華的北約克“味香村”爲大家訂了包間。
前幾天,組織者還在打電話擔心天氣太冷,出席者可能不多。老天爺監聽到了我們的焦急,開恩給了一天!僅僅一天!特例:1月25日,正當三九、四九天啊!氣溫竟然破格升到了零下4度!
天氣預報稱:接下來,1月25日夜間開始,直到2月初,又驟降回到零下十幾、二十度,繼續享受千里冰封、萬里雪飄。
這幾小時的升溫特例,簡直就像久旱逢甘雨哪!我們知恩了。我們必將更敬重地護衛大自然。

從90年代就積極參加聚會的老校友周澤滇、王璐依、吳維新以及陳彪、李美麗、童傑飛不約而同跟著會長錢大偉先到,和秘書長一起張挂“招兵旗”校友會橫幅、布置簽到桌。
陳海萍背著高級相機不停地爲大家留下珍貴鏡頭。
接著,新老校友相繼而來,立即分別找到同班生、同寢室室友、老鄉、老同事......
他鄉遇故知,頓時,噓寒問暖,一片熱鬧。與明亮的落地窗外冰冷的皚皚冰雪相映成趣。
笑談“千里冰封,萬里雪飄”,校友們說:“就是下刀,也要來見見老同學啊!”
登記、胸前貼上名牌落座後,統計共有42位校友出席,大家輪流自我介紹。
近年來的校友和早年不同,藥學系校友明顯增多。許多校友還周遊過世界,經過美國、新加坡、法國、英國等地深造。同學揭發:“林勇把所有學位連MBA都拿完了!”他卻迂迂地說:“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如今,不少學生混日子,這樣認真求學的讀書人絕對是珍品。上醫人永遠不乏精英。
“你是我們系的啊?”“你是XX屆的啊?”於是,又多了話題,趕快交換電話以便進一步交流。還提到了散在各省的校友,紛紛表示要傳達、交流信息,以便強化各省上醫分會。
到埠一年的美女校友說:“一年來,我一直在‘找組織’啊!”這是每位新校友的老話題。
接著,品嘗秘書長精選的上海菜“閹飿鮮”、“烤麸”、“熏魚”、“上海炒年糕”......
多倫多的中餐名聞遐迩。如果你在餐館看到金髮碧眼的老外熟練地用筷子夾炸花生米,或津津有味地啃雞爪子(鳳爪),請勿大驚小怪露出驚嚇狀:家常便飯而已。誰叫中餐這麽好吃嘛!
會上人手一份“上醫校史知多少”給各位回家做作業,永記上醫光輝歷史;報告了校友會工作及會員優惠服務等;並按自薦和推選原則選出下屆理事,將進一步協商理事會分工。
光陰似箭,轉眼就到了下午3點。大家在校友會橫幅下留影後,65屆校友立即宣布要先走一步回家進一步聚會。
一片“再見”聲中,大家盡興而歸,期待著夏季野餐會再見。錢大偉報道